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傾一世繁華,墨一世煙花

繁華落幕,煙花殆盡。是誰傾盡天下,換一世罵名?又是誰留下雋永的墨香,勾勒出世間最美的篇章?

“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?的淒歎婉言猶耳邊縈繞,?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”的絕美佳句仍徘徊左右,“人生仇恨何能免,銷魂獨我情何限”的風流灑脫亦踟躕心間。一國之主,亡國之君。他不是別人,他叫李煜,那個沉醉於文學之美,最終傾盡天下的後主李煜。

猶記得黑髮白裳,鏡中的容顏未改,卻憔悴了是誰的心腸?獨自彷徨在無人的小巷,懷念著聽雪樓上的鳳翔龍騰,未敢劍指滄桑。英雄的故事依舊讓人熱血激揚,文人的故事卻徒留哀傷。可我不是英雄,沒有鎧甲與戰袍,只願著一襲白衫,描繪滄桑。

秋風依舊蕭瑟,卻已不是唐末風光。十五的月兒依舊園在十六,卻已不照當年離殤。燈紅酒綠,高樓櫛比,繁華是二十一世界華夏的新衣裳。潮流的風暴席捲天下,卻遺忘了曾經美麗的過往。“走在時代的前沿,引領時尚的潮流”成為了當代人心中攀登的城牆。是誰依舊廝守著那縷墨香?不願跨入世俗的圍牆,只願忙時提筆,閑時焚香。

微涼的秋風凋零了一季的黃葉,帶來無盡的感傷與寂寥。我在默默的祈禱,心中期許著有人與我煮酒一杯,互訴衷腸;期許著一句簡單而溫馨的問候——天已微涼,請添衣裳;期許著一次美麗絢爛的煙花,灼燙下我心中的彷徨。故去的人兒,已然不復存在。可為什麼我的心仍牽系著唐朝的憂傷?後主那眉宇間的惆悵為何還在我心中蕩漾?是對墨香的共同迷戀,亦是對世事無常的唏噓感慨。我不是後主,天下也不曾屬於過我。但我願是後主,願如他一般花前月下題文弄墨,願如他一般歌臺舞榭揮灑才情,願如他一般醉心文學寫盡悲歡。然後,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最美麗的煙花。

煮濁酒一杯,論天下興亡。唱離歌一首,道世事興衰。絕天下浮誇,繪一季蘭竹。傾一世繁華,墨一世煙花。
返回列表